绿大爷

♡维勇♡努力填坑-低产
微博:就是你绿大爷
非常感谢各位小天使!
比哈特♥

【维勇】始于黎明[6]

 
海盗背景
历史和人物都是自己瞎编的
部分设定可能参考《加勒比海盗》电影。
小学生文笔
少量台词引用动漫加以修改
如果能接受,那下面就有请OOC登场
 
❤❤❤❤❤❤❤❤❤❤❤❤
 
【维勇】始于黎明[6]
大副维克多×船长勇利

11.
 
 
今天是第三天,勇利没有出房门的第三天。
 
星辰依然会准时在暖阳消失的那一刻逐渐浮现,并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而迷惘不前。
 
是准备入冬的这段时间,但对于入夜的海上来说,和深冬时节并无异。
 
从甲板一路走到底,最后那一间便是厨房。房门轻掩着,透过暖黄的灯光,可以看到一个青年在里面忙碌着。
 
厨房的温度似乎有些过热,他将厚绒外套脱下挂在门后,衬衫袖口卷至臂弯,腰际绑着黑色围裙,从溅上去的酱汁不难看出这顿晚饭的美味。
 
右手沾着些水,将黏在额前的碎发顺向脑后。把土豆炖肉分两碗摆盘,又在一旁碟中放上几块切整齐的黑面包。把这些放在托盘中,再倒上两杯挤了柠檬汁的淡水,晚饭就算是完成了。
 
双手拿起托盘,便用肩顶开门出去。
 
海风滚过海水带起一阵腥咸气息,将食物的香气掩盖,刺激着鼻粘膜有些干涩发痒。在海上多年的生活却让他早已习惯这并不算好闻的气味。
 
后背衬衫之前被汗浸湿一大片,现在海风吹过,还是被冷的一哆嗦。看了眼手中的晚餐,打消了回厨房拿外套的打算,食物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快步朝着船长室走去,抬手敲了敲门:“勇利,是我。”没等对方回应,便直接开门进去。
 
将食物放在书桌最边上,开始整理着散乱在地毯上或是桌上的各种书籍和资料。
 
勇利在房间内研究那份航海图已经三天了,可仍然毫无头绪。
这张图看着与其他的并无不同,甚至连经纬线都没有,更像是一张随手描绘的草图。
他们俩一开始都怀疑这张图并不是他们要找的,可是它的特殊却打消了他们的念头。它遇水不化,刀刮也不会留下痕迹。火?他们可不敢冒这个险,断送了好不容易到手的线索。
 
维克多将最后一本书塞进书架,检查着并无遗漏后便转身来到书桌前。伸手把勇利面前的航海图和书本拿开,将托盘推了过来。
 
勇利伸出手还想要挽留,可抬眼看到维克多后气势却低了几分,咬着唇试探性的询问道:“再一会..能不能再多看一会?”
 
维克多没有直接回应他,坐在勇利对面把勺子递了过去:“勇利,先吃饭吧。”
 
虽然知道结果,但听到维克多变相的拒绝后,勇利还是和泄了气一样,低垂着肩膀开始吃饭。他也不是没有强硬的选择不吃饭,但得到的结果就是他不吃维克多也不吃。
 
看着这样的勇利,维克多心里纠作一团。三天里勇利躺下睡觉的时间加起来屈指可数,如果没有自己在他身边,大概会一直不吃不睡直到解开谜团。
 
张口吃下肉块,吃进嘴里也嚼不出是什么味。视线没有离开过勇利尽显疲惫的眼眸,原本清澈的眼白已经布上了红血丝,眼睑下方也呈现出不正常的青紫色,在没有血色的脸颊上更为显眼。
 
[让自己的爱人变成这样,维克多你还真是失败啊..]
 
维克多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过于太早把内心的情感表达给勇利。勇利身上肩负着家族的命运,现在又额外要承担一份来自他人的感情,维克多怕勇利会被这些沉重的压力一寸一寸的压垮。
 
“对不起..”轻如梦呓的话语打断了维克多的思绪。寻声望去,是勇利紧捏着汤勺不安的用拇指摩擦着。
 
维克多脑内思索着,但也想不出勇利为何突然道歉,只能柔声问道:“是我做的不合胃口吗?”
 
“不是!维克多做的饭很好吃!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维克多并未回他,湛蓝的双眼一如平时那样,无声的鼓励着他继续说下去,“因为这几天辛苦维克多了...”
 
话说到最后像是和食物一起被咽入腹中,让人难以听清。但维克多看着勇利上下变化的唇形还是猜出了最后那几个无声的单词。
 
放下调羹,伸出食指替勇利抹去嘴角的酱汁:“身为勇利的大副及恋人,做这些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转动手腕,伸出舌尖勾着食指往嘴里送去,酱汁在味蕾扩散,他可不记得自己有放了糖,“这种单调无味的道歉我是不会接受的。”
 
这下轮到勇利慌了神,刚才维克多亲密的小动作已被抛之脑后,双手抓过对方还置于桌上的那只手,语气中带着些无措与不安:“那维克多想要什么?金币?还是休假?虽然这可能要等我解开航海图才...”
 
维克多顺势捏过勇利下巴,似乎手感不错,用指腹摩挲了两下:“勇利想要补偿我的话,那就和我约会吧!预测员说最迟明天下午就能到路易港。”
 
“约..约会?!”
 
“唔..虽然我们谈恋爱的顺序可能不太对,但这也是恋爱的必修课,不是吗?”手指上移,把滑落到鼻尖的眼镜推到鼻梁,“那就这么说定了!吃完饭就准备睡觉吧!”
 
“睡觉?这么早!”勇利的思绪还没从约会跳脱,“可是..”
 
“我可不想明天约会的时候带着一只昏昏欲睡的小猪猪。”收回手时顺便捏了一把对方的脸颊,重新拿起调羹开始吃饭。
 
勇利摸着被捏过的地方,力道并不重但却火烧似的发烫。等等..自己好像又被维克多套路了..
 
 
 
12.
 
意识逐渐从睡梦中抽离,阖着眼在床上伸了懒腰,舒服的从鼻腔哼出声清着嗓子。右手向旁边摸去,只剩下皱着的床单,脑内的浊水退去,这才想起昨晚维克多是如何拍着他的后背哄他睡去的。
 
打了个哈欠,睁开还惺忪着的双眼,泛出的生理盐水在眼眶打着转,让所看之处都变得朦胧不清。好像是因为自己没戴眼镜..
 
摸过床头的眼镜带上,瞬间清明了起来。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因为昨晚睡眠质量还不错,眼睛没了白日里的酸涩。
 
从窗缝泄出的阳光可以猜出已经过了清晨,但还不至于太晚。勇利觉得自己似乎能透过窗户看到水手们唱着海盗之歌在洗刷甲板,深郁的海面倒映出飞驰而过的海鸥..维克多的话,还是让他自己亲眼去看吧。
 
胡乱的抓了把卷翘的头发,掀开被子下了床,随意披着椅背上不知是谁的外套。
 
推开门便是有些刺眼的阳光,有些慵懒的抱臂倚靠着门框,从这里正好可以看到在甲板上掌舵的维克多。
 
阳光似是将夜里的星辰碎屑扫在银灰的发丝上,风吹过时拨起点点闪光。双手骨节分明,修长的双臂却不乏起伏的肌理,握着船舵时很有力,让人觉得可靠。就是这样的人,让他憧憬至此。
 
“早上好啊,维克多!”还是出声打破了这美好的画面,勇利觉得自己一起加入进去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早啊,勇利。你已经错过早饭咯~”微微偏过头,嘴角带着些笑意,“但是中午你能吃到大副亲手做的午餐。”
 
“那我希望这个午餐是一人份的。”
 
吃午餐时,船长的出现在船员们之间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有几天没见船长了?三天啊!他们都快以为下一个港口就是他们海盗生涯的终点站了!虽然船长盘子里吃的是船上最后的新鲜食材,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啃着硬面包向船长问安。
 
面对船员们如炮轰般的问好,勇利还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去回应他们的热情,只能对他们挥挥手表示自己很好,让他们安心吃饭。
 
玛格瑞塔准时在午后抵达了路易港。维克多照例分配着补给与留守人员,无事可做的船长则背靠护栏等着大副。抬手遮去一半的阳光,是个适合约会的好天气。
 
脚底踏上石板路的那一刻,让人觉得踏实。连日都在封闭的房间内,让勇利白日里都昏沉发胀。深呼吸时空气中捎着点咸湿的海水气息,将前几日的抑郁一扫而空。
 
和维克多并肩而行,从码头一路向热闹的集市走去。
 
路易港位于马达加斯加附近的一个小海岛,这儿还未被海盗所霸占染指,人们过着自产自足的日子,雨林气候更让他们盛产香草,可可等被贵族所爱极的东西。
 
道路两旁是穿着当地特色服饰的商贩,嘴里吆喝着听不懂的本土语言,偶尔夹杂着几句带有口音的英语单词,但这足够让勇利知道他们都是卖什么的。
 
雨林特有的热带水果让勇利不时驻足停下,有热情的商贩切下一块让他试吃,鞠躬道着谢便又跑回维克多身边。
 
滴流着眼睛打量手中的小块水果,放鼻子下面闻了闻,是水果的香甜但却是从没有闻到过的。试着用舌尖舔了下,[好甜!],指尖一顶推入嘴里,嚼了两下果汁从中爆开,香气溢了满嘴。
 
维克多看勇利还在舔着嘴唇回味刚才的水果,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伸出手捏了下对方的鼻尖:“喜欢的话就买点带回去吧。”
 
被维克多看到自己这样的举动,有些不好意思,脸忽的就热了起来,带着耳尖都有些泛红:“还是算了吧!这些水果不能久放,买了浪费!”说罢就拉着维克多往更深处走去,“我闻到后面应该还有更好吃的东西!我们快走吧!”
 
一路上勇利攻略了不少小吃,现在却有些懊悔自己不该吃那么多,掂量着自己这一肚子的食物在和维克多的晚餐前能消化多少。
 
“勇利!就是这家,他们的咖啡豆我记得味道还不错。”维克多牵着他在一家有些欧式风格的店前停下。
 
勇利回过神,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小吃无奈道:“我拿着吃得不方便,就在外面等你吧。”维克多嘱咐着勇利不能到处乱跑后便进了店门。
 
勇利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手中的肉串,在咖啡店附近转悠着。一家并不大的店引起了他的注意,装修并不精致却能让人感受到时光的洗礼,斑驳的油漆不知是日积月累还是故意为之,门口招牌写着[手工]二字,最下面还画了两个小女孩的笑脸。
 
[是工艺品吗..]一口吃完剩下的肉块,便推开门进了去。
 
“欢迎光临!”清脆的童音随着门口风铃一起传入耳内,循着声音望去,柜台后面是两个双胞胎小女孩,看着都不大,下巴堪勘超过柜台。
 
两人看着勇利长相就知道他并不是本地人,只能用着蹩脚的单词努力表达着:“先生,手工的,很好看!”一个稍微高些的小女孩蹦跶着走出来,轻轻拉住勇利的袖子让他走近去看。
 
女孩儿们用透亮童真的双眼巴巴的看着他,抬手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便撑着柜台玻璃扫视着放在丝绒布上的工艺品。
 
被某样放在角落并不起眼的东西吸住了视线,伸手指了指,女孩便麻利的推开玻璃门将东西拿了出来。
 
指尖轻捏起其中一个,对着灯光仔细打量。指腹蹭过表面并不光滑,可以看出的确是手工敲打出来的,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光泽度,放在手心垫了垫,应该是真的。
 
“我要两个,麻烦帮我包装下可以吗?”将物品放了回去,从口袋拿出钱包准备付钱。
 
和姐妹花告了别,拿着被扎上蝴蝶结的小礼盒便推门出去。
 
把礼盒塞进大衣口袋,穿过人群回到了咖啡店门口,维克多也正好从里面出来。
 
“勇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牵过勇利的手,领着他往集市尽头旁不起眼的小路走去。
 
并不宽的石阶一直从山底绵延至山顶,正好够两人比肩而行。石阶并不平整,可以猜得出是整块打磨的,布满青苔的表面显示着这里极少有人前来。两旁树木宽大的叶子遮盖住阳光,一束束的从植物缝隙间投下,清新的泥土味在潮湿的空气中蔓延开。
 
山并不高,很快他们就走到了山顶。山上出乎意料的有一间教堂,但从残破的彩色花窗可以看出这里已经不为人所用。
 
两人一直走到边缘的护栏才停住,勇利这才发现已经到了夕阳时分。太阳逐渐下沉贴近水平线,将西方的天空与深郁的大海融为一体,偶有飞过的海鸥打破着日落的宁静。
 
“以前来这时发现的,从这里看到的风景很美。”维克多双手抵着护栏十指交叠,“一直想着能与人一起分享该有多好..”转头望向勇利时的眼神总是柔和的,“然后就让我遇上了勇利。”
 
夕阳的余晖洒落在眼眸里,勇利能从中看到世界的色调随之瞬息万变,他总能从维克多的眼中看到许多东西,比如自己。能看到自己沉溺在深蓝的海水中, 海水是温暖的,将自己团团裹住,心甘情愿的下沉到海底,直至溺毙。
 
右手下垂着,能感受到外衣口袋处的凸起,将手探进去,巴掌大的方盒,勇利却觉得沉重,像是下定了决心,深吸一口气,“vict...”
 
急促的脚步声于他之前传来。
 
“船..船长!不好了!”人还未看到,便能听到呼喊声。待人来到面前,是今晚留守在船的船员之一,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努力的想要说出完整的语句:“船长..船长室好像遇上了小偷!”
 
捏着礼盒的手倏然收紧:“小偷?怎么回事?”
 
“之前在甲板无聊,就想去仓库拿酒喝,路过楼下时发现船长室的门开着,上去关门发现里面被翻了个遍!”水手哆嗦着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却仍怕自己受到责罚,“我..我在甲板上真的没有听到动静!我也不知道小偷是怎么上船的!我...”
 
“知道了,你先回去把路上能找到的船员都喊回来,在甲板统一集合。”维克多的开口让对方冷静了不少。船员点点头便又向山下跑去。
 
当他们俩再度回到船上时,已经聚集了不少船员,都在小声议论着,没人敢靠近敞开着的船长室。
 
“没有...不见了..”勇利将书桌抽屉全部拉开,里面的东西已被小偷全部抖落在桌上。
 
桌上的资料和书籍被勇利一把推开,失了魂的将自己砸进椅子。连日里所积攒的压力此刻如洪水般从眼眶中滴落,抬起双手想要擦拭,却发现怎么样也止不住。
 
维克多在勇利面前蹲下将他抱住,手掌轻缓的拍着他的后背。
 
见哭泣声逐渐收尾,便拿出手帕替勇利将脸颊上的水渍擦净,手帕抵在勇利鼻翼两旁,勇利会意的哼着鼻子。
 
“小猪不哭了吗?那现在是不是可以听一下维克多大副想要说的话了?”
 
勇利的眼角还残留着些水汽,红着鼻头乖巧的点点头。
 
“如果真是小偷的话为什么只偷那张航海图,却放着柜子里的金币不拿..”
 
“维克多是说..”勇利的思绪逐渐滚动跟上了维克多。
 
“我也只是猜测,勇利出去问问的话说不准能知道些什么。”站起身,握着勇利的双手将人拉起。
 
见到船长和大副从房间里出来,甲板上的议论声终于止住。船员们对船长室失窃这件事都知道了个大概,现在只能眼巴巴的等着船长的宣判。
 
勇利抬手将额发梳向脑后,眼神里多了几分平日里没有的凌厉:“船员守则第五条..”
另一手抽出马靴中的短匕首插入护栏,溅起的木屑砸落在甲板上,无声,但却压迫住每一个人的神经无法肆意跳动:“还有谁记得。”
 
 
TBC
 

​❤❤❤❤❤❤❤❤❤❤❤❤
新年第一更!从期末地狱走了一遭,哭喊着想要回来更新
感觉这章勇利OOC的挺严重【抱紧勇利瑟瑟发抖
两人的约会变成了逛吃,好不容易熬到可以吃烛光晚餐,还被喊了回去,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脑子
每次写这篇都会越写越多,明明之前定好的大纲并不是这样,可是两人像活了一般,发生了许多大纲之外的事,只能边改边写
算了下剧情,还有许多没有交代,感觉写到自己八十大寿都不会完结的样子
凭自己本事开的坑,为什么要填!【并不是!
现在有了一个新的脑洞,hin想立马就肝出来!
所以这篇文属于没脑洞的时候才会更新..
考前被神夏虐的只想给魔法特寄刀片
肝了一晚上的姑姑皮,连个石距都没出【流不尽的非洲泪
还没有冰吸,寒假只能靠粮度日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比哈特!❤
 
 
 

评论

热度(42)

  1. 学习挣钱为了阿瑶绿大爷 转载了此文字
    绿大爷